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辰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日志

 
 

遇见王葡萄遇见灿烂的人性  

2015-06-17 16:0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歌苓的《第九个寡妇》,是去年暑期“当当”的,带着它在飞机上呆了13个小时,因身体强烈不适导致后来的10天不畅,就一直搁置到忘记。上周日下午顺手翻了翻,借着厚厚的窗帘缝里流进来的一点光,一口气读了几十页,被迫起床,恋恋不能舍,周一、二的所有空闲全拿来享受它。

                                                                               ----------------------------------------写在前面

1944年夏天的那个黄昏,日本人为找出袭击他们的“老八” ,搜索史屯:让已婚妇女从一排男人中找出自己的男人来,八名年轻妇女都牵走了“老八”,含悲让自己的男人做了替死鬼。轮到十四岁的王葡萄,她毫不犹豫地走向自己的男人铁脑……,可铁脑也没活过当晚,是被“自己人”枪杀的:别人的男人都死了,不能你的还活着吧?那你男人就是奸细,王葡萄当然也就不是英雄寡妇。王葡萄说:“我不救自己男人那我该救谁?”

 

王萄萄,从她公爹孙怀清(孙二大)在她七岁失去一切亲人买下她的那一刻起,或者是更早,至她之后所有的岁月,她都这样“没有觉悟”却真实地忠于自己的思想、忠于自己的身体的生活着,对,是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在几十年各种“运动”不停上演,各种人物轮番“上台”“下台”,在那个疯狂又愚昧的年代,“生胚子”王葡萄丝毫不受任何人的鼓动和“教化”,她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心里自有一杆秤,谁好谁坏,全在她心里:退伍残疾军人“老虎”不是老虎,她敢在打水时和他说话,反动派老朴在她眼里不是反动派,而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人”,并且,没受过教育的王葡萄知道:那些“运动”无所谓对错,而全是你争我夺的游戏,现在的我们明白吗?当所有的人都认为她爹孙二大是恶霸地主时,她知道他不是,她死守着他最后的财产:六百块光洋---那是爹辛辛苦苦赚来的。当二哥孙少勇误导她光洋可以救孙二大的命时,她全数舍弃:命比财产重要,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命比财产重要。因此,她从法场里救下孙二大,并在红薯窑里藏了他十年,二十年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美美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美美的活着,在小饥荒的年代,王葡萄凭着自己的聪明能干,肯吃苦的本事让自己嫩得象块豆腐:用爹爹织的鱼网捞鱼,西北(或中原)人不会吃鱼,她学会了吃,人家人都养不活,她还养了只羊,让一家两口喝上了羊奶。在大饥荒时代,她煮蜀黍茎叶:也很美味呢。偷生产队的蜀黍,青玉米,她爹说:遭踏了,还没熟。她说:等熟了别人都偷完了。爹说:总之是个偷。她的观念是:不偷难道饿死?没抓着就不叫偷!看她!即没饿着又没失去颜面。

 

她没有让自己的胃饥着,也没有让自己的身体饥着,至于普通人的行为道德规范在她头脑里连闪都没闪过。

她喜欢戏班子里的琴师朱梅,便和他野合了一回。铁脑的二哥孙少勇从部队回来,两个人情愫早生,在外面一大堆人哄乱时刻,她在里间和二哥肌肤浅亲,她去他医院找他时,二哥再也放不下这个多汁多水没王法的小女人了,一来二去,她怀了他的孩子。为了爹爹孙怀清的长久安全,她不肯与他结婚并瞒了他:不是你的儿子!她送走了儿子挺,但送得妥妥贴贴。可她不是寒窖里的王宝钗,在孙少勇结婚后,她就和史冬喜好上了,是真的喜欢他,在和他野合时她是身心合一的:最爱身上这个男人。史冬喜因公牺牲后,她隔三差五的接受了他弟弟史春喜:她不爱他,但爱他的身体,他长得帅呀!史春喜恨恨的想:“这个女人非但没有被遭踏的感觉,还很享受呢,怎么感觉被遭踏的是自己?”直到“反动派老朴”来了,她的心又活泛了,老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女人:她的眼睛清澈放肆得只有七岁,又厉害又温柔,不会避人啊。他把她当成私底下的妻子,这个大文人忘了她是个乡下女人,她读得懂他写的书,还读得懂他的人,更读得懂他的身体,哪个男人遇着她都是福!然而老朴的妻子带着孩子落户来史屯了,王葡萄没有怨气,因为她知道他爱她。

如果说王葡萄生活混乱那是大错特错了,她实在是全屯里把家里家外,把自己的身体和名声打理得最干净的女人,大家看不惯她,可没人讨厌她:因为除了男人们喜欢她,她还有仁厚,宽容,不做作的善良和低调的睿智。她不喜欢的男人是分毫不能碰她的,比如五合,威胁她,若不听他的就供出她爹来,她忍饥挨饿把自己的粮食省下来给五合:只为封住他的嘴。可是这个贪得无厌的肮脏男人后来不满足于粮食,还要她的身体。那就怪不得她了:她把他带到山顶的河里,她跳下水去诱他前行,然后大声求救,让五合死于乱棍之下,爹的命保住了,她的名声还好好的。这让人想起王熙凤治贾瑞:哪里是女人心狠?而是男人不自知。

孙少勇离婚了,常常回来看葡萄,他不怕“寡妇门前事非多”,直接回答村人:“我回家啊!”是啊,有爱一切都不是障碍,他早就把王葡萄这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当成了他的家。社会终于暂时安定了,五十三岁的孙少勇抱着四十多岁的王葡萄说:“你怎么总也长不大呀(因为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永远停在七八岁,她紧绷绷的身体永远停在二十岁)”他对叫他二哥的葡萄说:叫我少勇!

 

严歌苓的书,总让人不忘“人性”二字,比如《小姨多鹤》,她从不自己站出来对小说里的人物进行评价,她不是在写小说,而是在讲故事。《第九个寡妇》,严歌苓就让一个活生生坚忍而娇媚的女人站在了你面前,作者和女主角一起把所有苦得不能再苦的苦难写成了民间大地的正能量,写出了生活的本色:遇见王葡萄便遇见了最灿烂的人性。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