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辰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日志

 
 

无毒罂粟  

2016-02-25 11:2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前,广东百年来最冷的那一天,2016年1月24日,我们受邀去二哥同学家小聚,天空飘了雪花。

问:在哪里下高速?答:新桥。

“新桥”是离我不远,却一直陌生然永远不能忘记的地方,它和西乡,和曾客居西乡的两位姑娘一起牢牢地锁在我的记忆最深处。

 

毕业那年六月,我拖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提着一个绿色的人造革小包坐上陈旧的大巴踏上了去深圳的征程,没有激动,全是恐慌。此番目的地是投奔任某公司董事长的舅舅哈工大的同学。

那是我第一次乘坐长途大巴,也是平生仅有的两次里的一次,大约是被吓的,有了心理障碍。

与我同坐的是一位长发,白衫的漂亮姑娘,她的同伴喊她阿秀,阿秀的同伴阿华就坐在我们后座。原因是我不肯与后座脏乎乎的男人坐,于是穿着时尚的阿华让给了我。

上车没多久,我就晕车了,吃了颗晕车药后即昏昏欲睡得不能控制,头不自觉的靠在了阿秀肩上,最后竟很失态的伏在她腿上睡着了,这是彻底醒来后才知道的事,我忘了那晕车药叫什么名字,至今依然充满疑惑。

车到衡阳时因壅堵停滞,途中上来两个混混青年,车上有一女孩削黄瓜皮时不小心飞了一块黄瓜皮在其中一个青年的上衣上,于是他们要求车上的每一个人都必需给他们五元钱,否则就别想开车-----这是遇到传说中的路霸了。轮到我时,我听到男青年在我旁边叫嚣,可我无能为力:心理清醒可就是睁不开眼,说不了话。这时阿华说:她是个学生,就算了吧?阿秀说:我给吧!

 

约摸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车抛锚坏在路上了。许是停久了的原因,又许是药力散去的原因,总之我终于醒来了,第一件事即从我“多”如孔乙己老先生的茴香豆般的人民币里抽了一张五元的还给阿秀,阿秀不肯要。当年的我还没有学会推来让去的人情,觉得那很难为情,只好收回去,心里却很是过不去了。

从正午到黄昏,车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此时阿华下车去寻吃的,端了两碗面上来与阿秀说:“三十元一碗!”那是九十年代中期,三十一碗的面是什么概念?这一路显然是黑到头了。

阿秀说:“你一个人吃一碗,我和阿华一碗。”我除了“不吃”两字再不说其他。阿华拗不过我:“那我再去买一碗。”我也只说:“再买我也不吃。”这回阿秀明白我意思了,对阿华说:“这妹子太倔了,莫免强她。”

到了晚上,车终于开动了,阿秀递饼干给我,我也说不吃,这回我原本不吃饼干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了,就这样忍了一路。

 

这一路我都处于无话中,就是说并没有与阿秀交流,也就无从谈“朋友”二字,而她却一直承担着朋友和姐姐的义务:一会儿从瓶子里倒水我喝一会儿很容忍地让我靠在她肩上。

第二天上午,全车人都被赶了下来:“离深圳很近了,你们自己在这里再搭车!”这就是广东特有的“卖猪仔”。

阿华在路边拦了辆的士:去西乡一百元。

阿秀说:你跟我们一起到西乡,然后转小巴只需两元就到你要去的地方了。

我说:我在路边等公交车。

阿秀简单地命令我:上车啦!这里是不会有公交的!再说我们两人是一百元,加你也是一百元,你又不欠我们的钱。

这回我已无力也无胆再坚持了。

 

到西乡时,两个女孩欢快了,我也居然有一种到家的感觉:终于可以歇歇脚了。只是那幢别墅却让我生出许多陌生和畏惧来。进屋的第一时间我就去了卫生间,出来时看到秀和华脱得只剩下短短的吊带上衣和短裤,旁边沙发上却多出两个显然与我们不同龄的老男人来。这阵式可是吓坏了我这个一直呆在校园围墙里的乡巴佬。原本打算换件衣服再走,此刻手里捏着拿出来准备换的衣服都来不及塞回箱子里即提着箱子说声:“我走了!”便奔出大门。

阿秀在后面说:“华,快去送送她,她哪里知道在哪坐车,坐什么车?”

阿华气喘喘地追上我时,我正如一个不识字的农妇般茫然的站在马路边。阿华什么也没说,只提着我的箱子往前小走一段后站定,待一辆干干净净的小巴停在我们面前时,她一脚跨上车跟司机说:“到八卦三路与红岭北路交叉处时请叫一声这个小女孩!”

 

等我终于站在了那幢大楼的601室,年轻的心忍不住将此番境遇倒给了负责迎接我的清华毕业的同事,他静静听后笑着说:她们是高级“小姐”,好在你遇到好人了。

与阿秀阿华西乡一别,深圳特有的速度与忙碌,后来短时间内,我竟然完全不再想起她们。而后数年,在我多次遇贵人相助之后,她们便一次又一次地强驻入我内心,挥之不去,总企盼能够奇迹般地再次遇见她们,以给我感谢的机会!也因为她们,后来在KTV这样的场所遇见“小姐”的同行们时,我从不对她们呼来唤去,更不敢低看她们,在我眼里,她们是阿秀,是无毒罂粟。

  评论这张
 
阅读(1196)|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